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机构疯狂拉人头up主拼命逃离腾讯“黎明计划”为
发表时间:2021-11-23
2017-06-28         

  多位up主控诉,上述计划在落地中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承诺up主的入驻费和作品流量收益不到位;入驻后,up主发布在其他平台的视频被投诉下架;up主无法自主退出计划且企鹅号账号难以注销等等。

  除了腾讯,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还有作为“中间商”的MCN机构。压力之下,MCN机构工作人员也忍不住跳出来爆料,平台设置入驻门槛,不达标不发人头费,且腾讯看点关闭“推荐池”导致up主和自己无法获得作品流量和收益。

  由于各方说法不一,这场意在通过MCN机构邀请up主入驻腾讯企鹅号平台的计划,俨然一出罗生门。11月17日,腾讯宣布终止“黎明计划”并向创作者们致歉。平台道歉过后,这场风波能否画上句号?

  据腾讯说法,“黎明计划”是希望在得到创作者的授权前提下,由MCN机构邀请创作者入驻并帮助其运营,让创作者在腾讯各内容平台获得收益。据悉,入驻的平台企鹅号成立于2016年6月,是腾讯打造的一站式内容创作运营平台。

  根据平台要求,参与计划的MCN机构需要引进外站作者入驻,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相关发文任务。作为回报,平台将提供现金奖励、各类工具、权益及运营服务。

  在种种激励措施下,MCN机构开始为腾讯招兵买马。南都记者采访发现,一些MCN机构向B站up主承诺,入驻成功后将获得200元奖励金,作品也会自动同步到腾讯几大平台,不需up主自行搬运。最终作品收益将按播放总量计算,最高30元/万次。这些收益由MCN机构和up主按三七分成。此外,平台还将给予一定流量扶持。

  这样的承诺,一度让不少创作者心动。B站up主“粤语红茶馆”称,选择加入“黎明计划”的初衷是防止被人冒充注册搬运。一位要求匿名的up主告诉南都记者,很早就有MCN机构工作人员邀请自己,并声称可以随时退出,没有任何风险。在稍微“考察”MCN机构的注册情况、工作人员的朋友圈以及相关网络评论后,他选择相信。

  那么,如何加入“黎明计划”?具体而言,up主入驻需要通过QQ号进行注册,MCN机构获得创作者的QQ号和手机号码后,再给创作者发送邀请链接。up主接受邀请入驻后,将成为MCN机构旗下的矩阵账号,与MCN账号形成子母账号的关系。作品的流量收益由MCN机构代为结算并提现,双方按比例分成。

  在传播渠道上,创作者的视频将被“搬运”至微视、QQ空间、QQ看点、看点快保、微信、QQ浏览器、腾讯新闻、腾讯视频八大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在邀请页面最下方,还包含两份蓝色小字标识的具体协议——《企鹅号矩阵授权及承诺书》和《收益待结算授权承诺书》,需要up主自行点开查看。

  原本是一件帮助创作者增加作品曝光率,实现多平台引流的好事,为何争议重重?

  据南都记者了解,较早提出质疑的是up主“风清凉”和“薄荷小梦”,随后质疑声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大。数据显示,截至11月18日18点,“薄荷小梦”的视频播放量最高已突破690万,点赞量也达百万级别。

  南都记者梳理多位up主发言了解到,质疑声首先聚焦在前期MCN机构承诺的收益没有到位。许多创作者反映,根本没有收到200元的入驻费。“一开始是很热情的,有问必答,入驻之后感觉把我这个人忘了,入驻费也没有给我。”有up主向南都记者表示。

  此外,MCN机构大肆宣扬的“最高30元/万次播放”激励金,也被质疑玩文字游戏。B站up主“葡萄甜心”在视频中吐槽,“上限可能是30元,但下限可能是1分钱,up主‘还是被割了韭菜’。”

  化名“嗑学家”的up主告诉南都记者,虽然拿到200块激励金,但是同步到企鹅号的两个视频没有获得想象中的高流量。“一万左右视频播放量只有不到两块钱收益,还要七三分。同样的条件下,我们在B站收益应该有十来块。”

  B站up主“安琪大总攻”也反映,他被搬运到企鹅号的三个视频总播放量达2000次,收益0.17元。

  不仅如此,还有up主反映入驻企鹅号平台后,自己发布在其他平台的视频被投诉下架。up主们怀疑,此前签署的协议可能涉及独家授权,随后平台方或MCN机构“独家版权”为由要求其他平台下架视频。

  “安琪大总攻”注意到,自己发布在斗鱼平台的视频因版权争议被限制浏览。他怀疑企鹅号在搬运视频时标上“独家”标签,转而举报自己在斗鱼的视频。

  另一位up主“席拉瑞丝”也在相关视频中提及“MCN机构举报视频下架”一事。但在南都记者向其了解时,他表示不便透露具体细节,但补充称像其反映受到实质性损害的up主有5人左右。

  从“独家授权”到“投诉下架”的怀疑笼罩在诸多up主的心头,为防止被企鹅号一家“套牢”,不少人萌生退意。

  与此前“随时解约”说辞大相径庭,up主的解约之路并不好走。由于up主的企鹅号为MCN机构子账号,所以需要经过MCN机构同意,才能解绑退出。再加上涉及收益结算,起初up主仍需等待90天解绑期。

  于是,up主们打算注销账号来逃离“黎明计划”。但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企鹅号一开始甚至没有提供注销选项。随后在多方反映下,企鹅号上线天解绑期,但仍需等到七天冻结期。再到后来,up主已经可以随时注销。

  受访匿名up主表示,自己也是经历波折才完成注销。“入驻企鹅号忽视为了钱而是想提升视频曝光量,所以我在简介上写了‘全平台同名’。后来腾讯认为简介不符合规范不让通过,所以我就那句话删掉,结果客服认为我修改过个人资料。”

  修改个人资料直接导致30天内账号无法注销,这是他第一次去找腾讯客服才获悉的。在寻求MCN机构帮助无果后,他再次询问腾讯客服才终于注销成功。

  早在“黎明计划”启动之际,腾讯方面有意借助成熟的MCN机构力量尽快拓展创作者资源。当时腾讯要求,参与计划的MCN机构旗下实控达人不低于1000人,均为机构直签;具备腾讯内容开放平台运营经验,熟悉平台运营模式;以及具有此类活动的成熟经验,且具有独立团队可支持外站作者引入工作等。

  北京元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B站游戏up主孙磊告诉南都记者,大部分平台为了便于管理,都会鼓励通过MCN机构管理up主,并直接向MCN机构付款。同时,MCN机构也可以根据自己的优势向平台申请各种资源和流量,再分配给旗下UP主;比如背靠MCN机构的up主一般可以无限制提现,黄金档不限流等。

  但在实际招募过程中,MCN机构问题颇多。比如MCN机构是否满足腾讯“旗下达人属于机构直签”的要求,就存在疑点。多位受访up主均提到没有与MCN机构签订任何协议;而up主入驻签署的协议中也没有涉及明确MCN机构与创作者关系的条款。

  此外,陆续有up主怀疑,MCN机构每拉一个人头就能从腾讯平台获得2000元人头费,但仅向up主支付十分之一的人头费针织直接不予发放。而且在up主十分反感的“投诉下架”问题中,MCN机构也有不小嫌疑。

  质疑声四起,MCN机构也开始坐不住了,主动向up主爆料。11月14日,B站up主“二狗的奇妙人生”发布一则爆料视频,内容源自一位自称MCN工作人员。

  根据该视频爆料,平台给MCN机构的人头费并非统一2000/人,数量越多,人头费单价才越高。实际上,入驻up主需要限期内发布一定数量视频,平台才会认定入驻成功进而下发人头费;不达标就不发钱,这就也是部分up主收不到入驻费的原因。

  另外,平台要求MCN机构遵循200块入驻金以及七三比例分成的标准,如果MCN机构违规,一经发现将被扣分、取消当月合作乃至清退。

  关于视频收益太低的问题,根据爆料解释,企鹅号主要播放端口在腾讯看点,但MCN机构疯狂拉人的模式导致部分视频质量跟不上,同步到腾讯看点的视频质量更是堪忧,于是腾讯看点直接关闭“黎明计划”的推荐池。

  不过南都记者注意到,腾讯内部人士在经济观察网采访时表示,腾讯看点并没有限流企鹅号,且视频分发在多个平台。

  当天,腾讯内容开放平台发布《关于终止“黎明计划”项目的致歉说明》。腾讯称计划在执行过程中管理不严,加上部分产品设计不完善,导致不少问题,愿意接受所有批评并向创作者们致歉。

  根据声明,对已入驻的创作者注销账号即可退出,账号下个人信息和所有作品将被清空;且注销前的收益都可以正常结算,不经手MCN机构。如果创作者希望继续运营,腾讯也会持续提供服务。针对账号无法注销的问题,已经于11月9日开放注销渠道。

  关于“企鹅号利用视频内容向其他平台投诉原创,甚至打击创作者原有的外平台账号”一说,腾讯直接予以否认,并称创作者授权的是非独占性权益,不会进行外站原创投诉。创作者如遇MCN恶意投诉,可以向客服反映,腾讯也会核实并处理。漳州胶合板协会参观考察山东新港企业集团

  在版权问题上,腾讯特别强调,创作者参与“黎明计划”时上传、发布的任何内容的知识产权,网页客服让客户主动找到你,均归属于创作者或原始著作权人所有。

  回顾《企鹅号矩阵授权及承诺书》,其中规定“自本规则签署之日起,您已将您账号项下发布的您创作或享有知识产权的创作及发布内容在全球范围的永久性信息网络传播权、复制权、翻译权、汇编权改编权等权利及上述权利的维权权利及相关转授权权利等不可撤销地授权予腾讯公司。”

  在浏览相关协议全文后,北京嘉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罗向京告诉南都记者,没有发现“独家”“专有”等限定。且根据从严理解,上述规定不能表示腾讯对创作者创作和发布的内容拥有独家的、专有的、排他的版权。

  孙磊认为,就目前网络上看到的电子协议文本,未明确体现独家限制,甚至没有首发权限制。据他了解,一般视频平台不会限制传播渠道,因为很多up主同时经营小红书、快手、抖音、B站多个平台。所以视频平台往往在意的是首发权,比如要求取得12小时内平台首发。

  不过罗向京也提到,在“信息网络权……等权利以及上述权利的维权权利以及相关转授权权利不可撤销地授予腾讯公司”的表述下,如果腾讯以此要求其他平台下架内容,其他平台必须具有创作者的授权文件,否则很难提供有效抗辩。

  “大家确认任何条款之前,一定要完完整整地看完。”up主“工程塑料君”在视频中一边浏览协议内容一边感叹。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还提到,如发布内容涉及侵犯其它内容版权,可能会发生被版权方维权的风险。这或许意味着部分up主视频下架的原因是“二创”侵权。

  微博博主@剪刀手吐槽bot 告诉南都记者,此前碰到up主表示因为“黎明计划”被投诉外站视频,但也不能确认背后的真正原因。“腾讯的确可以用影视版权来下架视频,小up们的话语权太小,两边信息也不对等。”在他看来,腾讯的回应也是在用“二创”版权问题来敲打up主们。

  除此之外,腾讯称收到许多针对MCN机构操作问题的质疑,包括承诺了入驻金未兑现、MCN恶意举报账号,或在入驻时被索要创作者在第三方平台账号和密码等情况。腾讯表示项目终止后,还会继续跟进处理所有相关问题。

  @剪刀手吐槽bot 坦言,“希望资本不要总想着榨取粉丝和创作者为爱发电产生的价值,这是一个信任破裂的过程,或许以后创作者们会对平台失去信心,直接‘避雷’整个鹅系(腾讯系)产品,这对于鹅(腾讯)来说也是得不偿失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